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猪八戒与嫦娥,不可不说的故事

猪八戒与嫦娥,不可不说的故事

2016-09-22 07:08 PM作者:深爱五月天A V,五月天情色,激情五月网,激情五月婷婷

.
  高耸的望月山上,一声呤哦传来,「自古多情空留恨,此恨绵绵无绝期。」


  听其声悲凉,感慨万千,不觉令人奇怪,如此深夜,怎会有人不辞辛苦,来到绝顶,做此风雅之事?凝目打量,
一人正衣衫飘飘,立于一大青石之上仰头望月。看他的背影,身躯雄壮,透着那么一股超然不凡的气质,可以肯定,
此人一定是一俊逸之士。


  「娥儿,你还好吗?」那人幽幽叹息着,缓缓转过身。


  呀!不会吧?不敢置信地,瞠目结舌,他、他、他竟然是一肥头大耳长嘴的怪物,背影和正面的强烈反差刺激
着一旁好奇观望的猿猴,尖叫着就往丛林里窜去,生怕成为怪物的腹中之餐。


  那怪物苦苦一笑,面目流露出无可奈何的神情,低语道:「想我堂堂天蓬元帅,竟然落到如此境地。我也曾是
翩翩美男,也曾有红颜知已…呀……娥儿……娥儿……」


  他抬起头,又望向半空皎洁的月儿,似乎离他很近,又似乎很远,近的似乎可以看见她美丽的娇颜,远的让他
感到往事不可追。一阵心痛又涌上心头,他不怪她,他真的不怪她。他闭上眼睛,又陷入了那挥之不去的回忆。


  一水波仙子


  「天蓬。」娇滴滴的呼声传入他的耳中,他洒然地转过身,迎上那热烈倾情的目光,来者是水府的水波仙子,
她飞奔而来,一头飘逸的长发在身后飞舞着,细长弯弯的眉毛,黑白分明的美目闪动着迷恋。


  「水波妹妹。」天逢看了一下四周,没人,张开了双臂,水波仙子面带了喜悦之情,香风扑鼻,投入他的怀里。
天逢紧紧的抱着她,感受着水波仙子那发育成熟的丰满身体,那双坚挺、丰满的乳房压在他的胸膛上,可以感觉得
到是那么的巨大、柔软,还有上面挺立的乳头,无不说明这是双完美的乳房。


  「水波……」天逢心中一烫,不由回想起昨夜刚将这对乳房的主人破瓜,好一番云雨。水波在自己身下初献新
红,婉转承欢,那副娇媚的样儿让他回味无穷。


  他一手搂着她的香背,一手压在她圆滚翘挺的屁股上。压在她臀部的手稍微一用力,就能感觉出那浑圆丰满的
美臀所体现的十足弹性,软软的,好爽手,这也是他最欣赏的地方。水波仙子和天蓬紧贴着的下腹被一硬硬的物件
顶着,不问可知,准是爱人那害人的玩意。


  她凝视着爱人俊秀刚毅的脸庞,心中的一点点幽怨不翼而飞,昨夜以处子之身许他,今早就无怨无悔。一向清
冷的水波仙子呢喃着,娇躯火热了起来,她双手无力地搭在天蓬的肩头,幽秘处隐隐潮涌。从少女到少妇后,她变
得容易情动了,当然只是在爱人抚摸的时候。


  「妾身一切都与君了,君不要负我!」水波对天蓬低语道。


  天蓬忙甜言蜜语灌入她的耳中,什么天上地下,非你不爱,别的仙子再美也美不过你,我是瞅也不瞅她们一眼
的。听着天蓬的情语,水波幸福地地靠在爱人怀中,开心不已。


  天蓬一边说着话,一边轻轻的扯掉水波的胸围,把玩着她雪白丰挺的乳房,手到之处感觉又柔软、又温暖、又
滑腻,简直舒服极了。水波仙子星眸半闭,任由爱人的摆布,琼鼻发出迷人的哼声。天蓬欲火上升,轻巧熟练的褪
去水波的小亵裤,双手从水波小巧细腻的脚腂到秀美的小腿,上移至修长丰腴的大腿,但见一丛青草掩着神密的桃
源胜地,天蓬伸出手指轻轻拨弄一下,「嘤」,水波情不自禁地娇吟着。


  「水波,可以吗?」


  水波仙子她紧闭着的星眸悄悄地张开了一线,看着爱人那充满欲望的眼神,她咬了咬樱唇,方才吐出一个字「
嗯」,就羞得忙偏过头去,她可不想让爱人认为她是一个淫娃荡妇。


  天蓬按耐不住欲火,解除身上的战甲,露出自己的一身健美的身体和早已挺立起来的玉茎,俯下身去,分开她
雪白修长的双腿,握着玉茎对准她微张的蜜穴口,缓身下沉。


  「哦……痛……轻点……」虽说是已经让爱人开拓过一次,但是水波还是忍不住皱着眉儿呼痛,进入她下身那
滚烫火热的家伙似乎比昨晚还粗大一些。


  「亲妹妹,一会就好……」天蓬低下头,埋进她雪白的酥胸,含住了她微颤的嫩红蓓蕾,用力地吮吸起来。


  「哦……」水波仙子感觉爱人的舌头在自己的乳头上转动,好痒,好痒,她不得不喘息,不得不就身迎合。她
双腿缠在爱人腰上,玉臀款摆,这时她也不想自己神仙的身分,只想与爱人就此融为一体,永远也不要分开。


  「好妹子……亲妹子……」


  天蓬此时有如有如猛虎出柙,粗壮的玉杵在水仙的玉体飞快地出没,不时还带出晶莹的玉液。在天河河畔,回
荡着一对神仙男女寻欢作乐之声。


  正是:


  玉肌频接,耳畔吁吁气喘。


  香唇紧靠,口内轻轻津送。


  搔头斜溜鬓发松,腰肢款款春浓。


  二月宫窥浴


  话说天蓬与水波仙子一番风流后,就以巡视天河为名,离开了多情的水波仙子。他想独自到处走走,在他心里,
他只是喜欢水波仙子,其实他的心里早已有了一个人,自从在蟠桃会上见到她的风姿,他就情难自己,不能自拔了。


  不知不觉,天蓬来到了月宫,他想转身回去,可是脚步却不由自主地带着他往内里行去。广寒宫的温泉池传来
撩水的声音,是谁?是鸟还是鱼,还是?想到这,天蓬不由一阵冲动,不顾后果地潜声过去。声音更加清晰,天蓬
躲在一处屏风后,探头望去。


  震惊,绝对是震惊,他的心一下子揪紧了,「怦怦怦」狂跳起来,一团香雾缭绕中,池水荡漾。


  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背对着他,在漂洗一头长及腰肢的秀发,池水及到她的臀部,她光滑柔嫩的肩背上滚动着
晶莹剔透的水珠;她偏低着头,把秀发浸在水中,两手一上一下交替的理顺着湿漉漉的长发;从她臂弯处,依稀可
以看到挺耸的乳房随着她的动作在晃动。那女子一边理,一边哼唱着小曲,可惜她背对着他,看不见她的面部。满
池的花瓣在水气的流动中散发令人心旷神怡的清香,伴随着那女子的曼歌,构成了一幅绝美的图画。


  是她,就是她,除了她,还能有谁有如此的动人!天蓬心中狂呼道,他全身的血液都快沸腾了,目不转睛地盯
着,盯着,祈祷她的回头,哪怕是一刹那。


  果如天蓬所愿,那女子甩着长发,扭过头来,露出了一张绝美绝伦的脸孔, 柔嫩粉白的瓜子脸上,柳眉、琼
鼻、樱唇,一双有着长长睫毛的眼睛紧闭着,在她的身后飘扬着乌黑的秀发,加上挂在发丝上亮晶晶的水滴,宛如
夏夜的星空一样美丽和迷人。


  是她!就是她!我心中的女神!天蓬热泪满面,无数次在梦中相会,不尽的相思。没想到今日一睹玉人沐浴,
是上天可怜我一片真情,给我这个机会吗?不能放过,绝不能放过。我要对她表白,我要……


  一旦下定决心,色欲就控制着天蓬的身体,他毫不犹豫的向她靠近。一步,二步,三步,越近,天蓬的心越是
跳个不停。


  「谁?!」


  终于她听到了他的声息,四目相视,面面相对,随之而来是一声尖叫。


  「是你!……天蓬元帅,你……怎么进来的?你……你出去!」


  那女子惊恐之佘没有忘了用手遮住自己的胸部,一脸的愤怒和羞红。然而,那怎么也遮不住的曼妙的身体,软
若无骨晶莹剔透的双臂,那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少妇风情,在色欲攻心的天蓬眼中却是那么地诱惑。


  「嫦娥仙子,自从蟠桃会一见,我对你朝思幕想,难以自己,今天,你就成全我吧!」说罢,摇身一晃,收起
身上战甲,天蓬顿时变成天体,一丝不挂的天蓬「扑通」一下跳进水里,向嫦娥逼近。


  三、嫦娥失身


  「你……你别过来……我要喊人……来人啊!」嫦娥喊将起来。


  「没用的,嫦娥妹妹,我已将这儿用了法术,什么声音也传不出去,什么人也出不去,今天你我就了却这相思
债吧!「


  「我是有夫之妇,我的丈夫是后羿,我是广寒仙子,你……你敢!」嫦娥看着面前迫近的男人,慌乱道。


  「为了你,纵使我堕落凡尘,我也决不后悔!」天蓬坚定地表示着自己的决心,他不理会嫦娥的恳求和抗拒,
张开双臂把她紧紧抱在怀里,就往池畔走去。


  「放开我,你这个魔鬼……!」嫦娥这时也不顾赤裸着身子,不停的挣扎、反抗。她用手抓,用脚踢,用嘴咬,
然而她的反抗对于统帅十万水军的天蓬来说,微不足道。


  不久,她已经气喘吁吁、浑身瘫软了,不再挣扎,只是闭着眼睛,眼睛里涌出两行珠泪,顺着莹白如玉玉的腮
边下流,看的天蓬心中好痛,他想放开她就此离开,可是面对N年的心愿就要达成,他又怎么能放弃。


  「娥儿,你听我说,我是真心爱你的……」


  「呸……无耻!……」她把脸扭向一边。


  「你会了解我的,娥儿!」


  天蓬开始爱抚着怀中的玉人,高耸的玉乳,平坦洁白的小腹,滑腻浑圆的臀部,充满了对男人的诱惑。白皙、
修长、柔嫩的玉腿,充分展现女人迷人的魅力;纤纤玉足,绝对让每个男人爱不释手。还有被黑色密林覆盖住的让
人魂牵梦绕的幽谷,依旧如处子般美丽、夺人心魂。浑身上下女神般的高贵和神圣,又不失成熟女人拥有的风采和
诱人的妩媚,她绝对是绝世尤物!


  嫦娥忍受着强暴男人的抚摸,他的手指从她脸庞爱怜地下移,到她的胸部,再到……(好多年了……好熟悉的
感觉……)


  一些模糊的念头出现嫦娥的记忆,和后羿一起射太阳,在丈夫求得王母的长生不老仙药的那一夜,自己和丈夫
的激情放纵,自己贪心地服下全部的灵药飞翔在空中,丈夫奔跑在地上那痛苦的眼神……长居深宫的寂寞……


  「哦……啊……后習……」嫦娥忘情地轻呼,修长的双腿曲起又伸直,在天蓬稔熟的手法挑逗下,她选择了逃
避麻醉自己。面对多年的夙愿,面对朝思暮想的女人,面对渴望的消魂蚀骨的性交。天蓬毫无顾忌地分开嫦娥仙子
的双腿,就此沉陷于那一动人的欢愉。


  「啊……不要……哦……」嫦娥凄然泪落,几千年的贞洁就此失落,她的花径一阵阵的痉挛,一阵阵的收缩,
很久没有经过雨露的滋润,她现在的痛苦不亚于处子的第一次。


  「哦……嫦娥妹妹……好紧……」天蓬看着嫦娥的神色,欣喜成为她几千年来第一个男人,他享受着玉茎上传
来的花径夹紧的连绵不觉的快感,动情地一下一下地冲刺着,全面地占有和征服嫦娥的肉体。紧锣密鼓,急风骤雨,
狂蜂摧花,顾不得怜香惜玉,男性的粗犷和女性的柔弱本性在此时表露无遗。


  「不……哦……不……啊……」


  此时,嫦娥时而呻吟,时而抗拒的表情,更让天蓬如痴如醉,发誓永做裙下之臣。


  「啊……」嫦娥仙子双腿夹紧又放松,在被强暴中进入高潮。


  「哦……」天蓬在心愿得偿中,一泄如注,是那么舒畅,那么淋漓尽致!


  有词为证:


  欢情浓畅处,自不知梦境襄王;


  乐意到深时,胜过了阳台神女。


  云收雨歇,清醒过来的嫦娥看着下身的斑斑秽迹,不由的痛哭失声,她痛恨地盯着天蓬道:「你玷污了我,我
一定让你付出代价!」


  后 语


  当天,嫦娥直奔灵霄宝殿,向玉帝哭诉天蓬元帅的调戏和强暴,玉帝震怒,将天蓬交由天庭特别法庭审判,判
决如下:


  天蓬元帅,手握十万水军,不思回报天庭之厚爱,反而淫欲攻心,私入广寒宫,不顾嫦娥仙子再三反抗,将其
污辱。天蓬所犯下的罪行实属不可饶恕,不可不严惩。因此,本法庭宣判,天蓬元帅强奸罪成立,开除神职,打入
凡间,投入畜牲道,永世轮回。


  当天,水波仙子闻知,探望天蓬于天牢,狠狠扇了他一记耳光,然后痛哭失声地离开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