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真妄想同萌前传

真妄想同萌前传

2016-09-22 06:55 PM作者:夜夜骑,夜夜骑影院,夜夜骑在线影院

.
  真妄想同萌前传(第一章命运的两人)自己究竟算是什么?修伊对此感到迷惘。父亲身为魔神,母亲则是人类。


  原本分处光闇两个极端的种族,彼此无法相容,有的只是施加暴力、掠夺、驱逐……甚至杀害对方。这两种原
本没有任何交集的血脉,却在体内相容、共存。自己到底算是魔神?……或者算是人类?看着身旁灯座摇曳的火苗,
修伊叹了口气。这是一间相当朴素的房间,因为是把仓库当成房间来用,空间除了宽敞之外,距离最上方的梁柱也
是有一段距离。只在最上头,开了一扇窗户,所以即使是在大白天,修伊所在的最下层,通常也是昏暗一片。这样
也好……毕竟,光明并非修伊想要追求的东西。他把看到一半的古文书,随便放在桌上,看懂这种纪录古代魔法语
的书,并不费力,但还是需要喘一口气。看着挂在墙上的剑,剑鞘没有任何装饰,反射灯火,闪烁昏黄光芒。不自
觉的,脑袋陷入沉思。……来到神那教,已经两年多了。……是否习惯这种日子了?……停留在这个地方,真的可
以吗?……是否忘了当初的誓言?……不,只要能让自己杀人,怎样都好。……只有杀人,才能让自己继续记得那
段誓言。咚、咚。静悄悄的空间,传来敲门声,打算修伊的思绪。门打开后,熟悉的香味飘过,进来一位穿着巫女
服的少女。乌黑长发洒落腰际,细心洗涤过的红色裤裙,加上分趾鞋袜,把少女任何可能露出肌肤的空隙,都遮得
密不透风。这件原本掩饰所有女性魅力的衣服,如今却是凹凸分明,完全展露出少女特有的曲线,令人想入非非。


  少女原本该有的耳朵两侧,都被长长的鬓发遮掩,取而代之的,是脑勺两端各有一只黑白色、长有细毛的耳朵。
裤裙后面也开了一个洞,黑白色尾巴从后面钻出,说明少女的身分。只是,对如今的修伊而言,这并非是他想要关
心的事情。「……主人。」「怎么了、千早?」「……您似乎很累的样子?」「不、啊啊……算是吧。」面对少女
关心的眼神,修伊说出这句不算是回答的话后,视线落在桌子旁边的一大堆古文书。这些古文书,有些是父亲遗留
下来的,有些则是神那教传承的资料跟经典。神那教的历史长达数百年,其中也有很多如今失传的祭文跟古代文献,
看得懂的人屈指可数,只要有空,修伊就会研读这些书本。身为魔神之后,却被父亲严格禁止使用力量,甚至还加
了封印,对於发誓对人类复仇的修伊来说,实在是一段相当难熬的时期。随着封印解除的日子渐渐逼近,让修伊对
力量的渴望越发强烈,这些书本纪录的东西,总有一天能派上用场。「只是,又想起父母遭到杀害的回忆。」「…
…主人还是无法遗忘吗?」「与其要说无法遗忘,应该说这是我生存的意义,成为我身体的一部份了。」「……」


  「呐,千早,斋宫那里有任务过来了吗?」这是修伊每天都会询问的问题。对於每天躲在房间里,钻研古文书
的这件事,李维没有感到不满,但他更想做的,是立刻拿起研磨锐利的剑,把那些活在光明之下的人类,通通杀得
一个不剩。为了替父母报仇。「我想看到鲜血。回报那些用暴力侵犯女性、蛮横掠夺的人类。」「……在这里。」
对於口出狂言的主人,千早稍微皱了皱眉头,但还是乖乖听话,从巫女服的饱满胸口里,拿出一个黑色信封。黑色,
替光明带来黑闇的预告。对於躲在阴影之中,苟活下来的修伊来说,算是最适合他的颜色吧。「……主人、您真的
……」


  「呐,千早,我一直在想。」修伊站起身来,手放在千早的肩膀上,打断她本来想说的话。──不,千早也很
明白吧。这也是她一直以来的疑问。「为什么人类能这样坦然杀害其他种族?为什么人类总是贬低其他种族?因为
种族不同,就只有遭到杀害的命运?」「……」千早没有回应,应该说她无法回应。毕竟,她也是因为流着

》》》》本站资源首发于撸大师,获取更多精彩内容请发送邮件到[email protected] 系统自动回复您最新网址。《《《《《

四分之
一兽人的混血血脉,父母被仇视混血的人类跟兽人杀害。她在最后一刻逃了出来,流浪、旁徨无助时,被途中路过
的修伊带回神那教,请近卫家收养。由於拥有神乐才能,千早获得近卫家的推荐,进入斋宫,展开成为巫女的修行,
但还是时常来找修伊。修伊心中的苦涩,她感同身受,一样深刻。快要满怀出来的愤怒,如果没有一个能够宣泄的
出口,恐怕连理智都无法维持了吧。千早很清楚,修伊正是以愤怒为力量,走到今天这一步,如果真能轻易放下,
仇恨也不就称为仇恨了。千早抬起头来,发现修伊紧紧盯着她──那是诉说疯狂的眼神。「……啊……」突然,胸
前一阵快感窜过,让她不自觉哼了出声。修伊的手掌,毫不客气抓住巫女服,抓住她的乳房。由於斋宫交代过,千
早必须完成每天的神乐练习,才能过来侍奉修伊,所以每当这个时候,胸部都是最为敏感的。甚至,千早可以感觉
到,全身上下的力量,都渐渐聚集到胸部,开始产生变化。「……嗯……嗯啊……」修伊只是轻轻揉捏几下,就让
千早身体起了反应,胸部一带的体温升高,感觉有某种东西,朝着乳房的最高点流去。巫女服的高耸两端,分别出
现了湿润痕迹。修伊双手,整个陷入乳肉里面,手指头都被埋住了,看起来就彷佛手掌被乳房吞进去。每次揉捏,
巫女服的布料摩擦到乳头、乳肉,就会有一阵强烈刺激,急速冲击脑袋,让千早感到有些晕眩了。「……主人,今
晚请让我跟着……呀啊!」「千早!」修伊心中熊熊燃烧的黑色火炎。长期勉强压抑下来的想法,快要失控了。修
伊直接拉开千早的巫女服,露出白花花的乳肉。饱满到整个弹出来的乳肉,抵抗重力,没有一丝下垂的迹象,跟头
上的乳牛耳朵、以及裤裙后方的乳牛尾巴一样,都是千早独有的特徵。昏暗灯光照耀,乳房前端的樱色山颠,显得
诱人柔嫩,等着主人细心品尝。一滴滴飘着浓郁香气的母乳,从乳头中间的凹陷处流出来,受到神乐主揉乳的刺激,
胸部自然而然分泌出母乳。「……主、主人……请您尽管吸……啊啊啊!」面对修伊突如其来的举动,千早没有躲
避。


  不如说,她正是做好这种觉悟才来的。所以,她虽然红着一张脸,却还是挺起身体,双手捧着乳房送到修伊嘴
边。


  修伊不知道吸过多少次的乳房,此时发出些许光芒,那是神乐主跟巫女结下羁绊的证据。千早的乳房,光是塞
在巫女服里面就够吸引人了,现在整个露出来,份量有如两个大西瓜挂在胸前,跟巫女服布料之间的落差,以及母
乳白线划过乳房滴下去的痕迹,超有立体感。原本相当朴素昏暗的房间,突然充满汗水跟母乳混合的味道,燻到脑
里,让修伊稍微恢复了理智。「千早,这次任务的地点是哪里?」「……」修伊放开乳头,嘴角还留着刚刚吸出来
的母乳。双手继续揉捏乳房,十根手指完全埋进乳肉,视线连手掌都看不到了。经过刚刚的一阵吸吮,被修伊分别
用食指跟中指夹住的两端乳头,源源不断流出母乳,一颗颗乳珠随着乳房的曲线滴落,地板出现一摊香甜水渍。只
是,修伊的声音异常冷静,或许是从千早的反应,察觉到一些事情了吧。也因为这个缘故,千早忍耐着胸前传来的
强烈酥麻感,却始终犹豫到底该不该开口。「……千早。」修伊再次加强语气。食指跟中指也用力夹住乳头,原本
只是一滴滴流出来的母乳,现在化成两道水箭,咻咻喷洒出来。幸好千早身体是面对修伊,不然灯火应该会被母乳
浇熄吧,但这种姿势,母乳也就直接洒在修伊脸上。还有一些母乳撒在地板上,这些母乳似乎长了眼睛,撒落的方
向很有规律,隐隐形成一些奇怪的文字,甚至还发出些微光芒。然而,充满整个房间的母乳薰香,对修伊而言似乎
不值一提,他只是直直盯着千早双眼,彷佛想要看穿乳牛巫女心里隐瞒的事情。千早知道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对
修伊而言是个禁忌,既然如此,斋宫为何又要选择这个地方?有什么理由吗?不过,胸前传来的强烈快感,不容许
她再有任何思考,随着母乳一次次喷出,让她原本只是微张的嘴唇,张得越来越大。最后,千早仰起喉咙,终於吐
出这几个字。「……是……梅因费鲁王国。」「梅因费鲁!」「……呀啊……呀啊啊啊啊!」修伊几乎是咬牙切齿
再喊了一次,嘴唇也刮到乳头。电流般的刺激,从乳房火速回传到千早的大脑。千早是演奏过神乐才来的,此时身
体是异常敏感,加上又是乳牛兽人的混血,高耸山峰不只变大了一些,甚至还源源不断流出母乳,在乳肉上画出几
条可口白线。尽管修伊再怎么用力揉捏,这对乳房就是有办法将手指推回去,一阵阵乳浪强烈反抗,把十根手指完
全吞进去了。胸前的樱花色突起,变得又硬又尖,强烈快感从这点扩散到整个乳房,每次被牙齿咬到,乳头就会咻
咻喷出母乳,千早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强烈了。尽管千早平常不怎么说话,甚至还被人以为她是不是哑巴,但是在主
人面前,她就没有这么多约束,背部往后挺,将胸部送给主人品尝。神乐在身体造成的效果,就是让乳房变得更加
沉重,如果修伊没将母乳通通挤出来的话,恐怕千早明天胸部将会涨到不行,难受一整天吧。「……啊……嗯嗯…
…哈啊……哈啊……呜嗯、嗯、呜呜……啊、啊啊……呀啊啊嗯!」演奏神乐,神灵赐予的能量,确实会在胸部造
成快感,但是,现在被修伊揉捏乳房、吸吮母乳,快感强度更是远远超越,说是百倍也不为过了。况且,千早是乳
牛兽人的混血,快感在胸部是最强强烈的,让千早露出沉醉其中的表情,母乳每喷出一次,身体就抽搐一次,肌肤
也从雪白,过渡到冒出血色的嫣红。直达腰际的黑发不断晃动,任由接连而来的刺激席卷身体,千早用明显发情的
眼珠,低头看着修伊。──自己的主人,捧起早已超过三位数字许多的乳房,让两颗乳头左右靠拢,一次含住两颗
乳头,大口吸吮到发出声音。咻!咻噜噜……咻、咻!咻、咻、咻……!「……呀、啊、嗯啊啊……嗯嗯……嗯、
啊……咕嗯……嗯嗯嗯!」斋宫那些认识千早的巫女们,恐怕很难想像,平常总是面无表情的千早,会喊出这么淫
荡的声音吧。


  甜美快感扩散到整个胸部,然后快速往下冲击私处,接着又往上回流刺激脑髓,周而复始,让千早嘴角也流出
口水,来不及吞咽了。肿胀有如樱花花苞的乳头,接连响起喷射声,神乐结束后的仪式来到最后关头,母乳也是喷
得越来越多,让千早感觉到,自己的下半身也分泌出某种液体了。此时,一股全新力量,开始在千早的身体内部涌
现,乳房也跟着发出微微光芒,这代表什么讯号,千早自然一清二楚。「……主人……立誓……」「啧!」千早看
得很清楚,原本弥漫在修伊红色眼珠的疯狂已经消失,她才畏畏缩缩说出自己该做的事。立誓,重新确认神乐主与
神乐巫女之间的羁绊。很不甘愿,但修伊还是放开千早的乳头。这并非是享受到一半被打断的不悦,而是自己跟千
早之间,羁绊越来越深,再也割舍不掉了。千早是个乳牛兽人,正确来说,是乳牛兽族与恶魔族的混血,这也导致
千早跟修伊一样,自小就饱受歧视。千早的恶魔族父亲,很早就被狩猎魔族的人类杀死,千早的母亲,在生命的最
后一刻,将千早托付给修伊,交代了一句话。『──请给她一个容身之地。』为此,修伊请神那教的名门?近卫家
收养千早。


  千早崭露母亲遗传给她的神乐天分,很快就获得近卫家的推荐,进入斋宫,是受到相当期待的神乐巫女,据说
还是大御巫的有力候补人选了。然而,这些对千早来说,似乎都不值一提。无论修伊再怎么有意无意拉开距离,千
早就是有办法跟上来。无可奈何之下,修伊只好念出句子。「吾以修伊?爱尔萨德之名,与近卫千早缔结主从盟约。


  高歌吧!演奏吧!


  此为吾与汝之印记,烙印於汝之灵魂。」念完之后,修伊再次吸吮乳头。听到这句话,千早终於露出笑容。刚
才被修伊吸吮胸部时,脸上虽然满是快感造成的发情,但始终有某种拘束存在,此刻,千早才算是真正展现笑容。


  「……我……我以、近卫千早之名……立下誓约……献乳为盟……奉汝为主……嗯、嗯嗯!啊啊啊啊!」咻噜!


  咻、咻呜、咻噜噜噜噜噜…………!!千早才刚念完誓词,身体瞬间震了几下,原本流势渐渐减缓的母乳,瞬
间有如喷泉那般涌出,无论修伊再怎么努力喝都喝不完,母乳让修伊脸颊整个鼓起来,满出嘴角流到下巴,连揉捏
乳肉的双手,都往下滴着母乳水滴。同时,千早乳房发出的微微光芒,也跟着放大了好几十倍。光芒从乳房延伸到
手腕、身体、双脚、脸蛋,最后再流回乳房,像是集中之后再整个释放,让整个房间瞬间变得明亮无比。吸乳吸到
巫女会发光,这种事也只有神那教的巫女才能办到吧。过了一段时间,光芒慢慢黯淡下来,房间里面依旧是神乐主
头埋进胸部,跟巫女身体紧贴的身影。千早似乎达到高潮了吧?用胸部贴着主人后,下巴靠在修伊的脑袋上,大口
喘气。


  胸部不再有母乳流出,所以修伊也放开乳头了。不过,贴在脸上的乳肉依然沉重,满满的都是弹性,乳头也是
红得充血,而且飘出浓浓的母乳香气。刚刚分泌出来的大量乳汁,依然在乳房上一滴一滴流着,滚过圆润曲线后,
滴到地上,除了在乳房上弄出好几条白线,连地板都有乳白小河了。修伊看着千早展现出来的表情。那不是平常在
斋宫训练,让巫女们觉得冷冰冰的表情,而是只会出现在修伊面前,将乳房献给主人的幸福表情。明显千早就是处
於侍奉状态,想要更进一步的行为,就算推倒她,想必也不会有任何抗拒吧。然而,对於乳牛巫女散发出来的母乳
气息,修伊却是咬咬牙,放开衣衫不整的千早。拿起墙上的剑后,就头也不回的走向门口。用接下来的这句话,粉
碎千早心中的微小期望。「梅因费鲁王国……是这次的任务对象,对吧?」「……是、是的……」「竟然要去帮助
我的仇敌、梅因费鲁王国,真是讽刺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主人……」「千早,还在做什么?快点把衣
服穿好,我只想快点把这个该死的任务结束。」「……是的。」啧,修伊发出这个不太好听的声音,扔下千早,走
出房间。


  下意识,抬头看着数千万星辰跟随的黑夜。跟千早不同,自己这种半魔人的身分,走到哪里都不会有人认同的。


  即使在闇夜之眷属当中,自己也从来都是遭受蔑视的对象。卑微的人类血脉,污辱了魔神。只是存在就被人类
敌视,可怕的魔神血脉。被斋宫眷养起来,家畜般的人生。复仇的意念,始终看不到出口的一天。……可是,这里
是唯一愿意接受自己的地方了。修伊紧握手中的剑,听着巫女从背后追上来的脚步声。一阵母乳的薰香飘过,暴躁
的魔性已经压抑下来,但仇恨不会这么轻易消失,反而是一次次刺痛自己。魔人病,人类与魔神混血的病症。自从
魔人病发作之后,周围就再也没有过认同,被赶出原本居住的地方。自己是靠着小时候父亲利用魔法仪式,让肉体
转换为魔神,让自己身体不再属於人类,才得以生存下来。然而,随着时间流逝,魔神与人类血脉的平衡渐渐失控,
两种截然不同的血脉,在自己体内激烈冲突。父亲已经被人类勇者杀死,不可能再举办一次仪式,只能依靠千早的
母乳,让自己获得暂时的安宁。这也提醒着,自己依旧是半魔人的身分。不是人类,不是魔神。自己有着跟人类不
同的尖长耳朵,却没有魔族的锐利尖牙跟爪子。修伊在身边巫女的陪伴下,凝视夜空喃喃自语。「我……究竟想要
追求什么?」圣火熊熊燃烧。四方型的高台,周围挂着纸穗,守护终年不灭的业火。圣火散发能量,彷佛灌注於那
位跳出舞蹈的少女。「春霞层涌出 十里弥漫满山间 远观山樱花 可是已然移落乎 今望花色异於昔」之所以给
人这种印象,在於少女的每一个动作,几乎都浑然天成,轻松自在,让人以为原本只能仰望的圣火,都连带在她的
掌握之中了。乒!一阵轰然巨响。「呀啊啊啊啊!」「咕……好、好强……」「可恶……」被打出祭坛的几名青年、
女生,只能用敬畏目光,看着那位轻踏舞步的少女。小太刀与神乐铃。武器与乐器,配合得天衣无缝,少女每次踏
出一步,就带来一阵悦耳铃声。祭坛上还有几组对手,少女却只有孤身一人,明显是居於劣势,这种情况下,光是
防御就很勉强了,更何况是展开进攻呢?神乐舞原本就要掌控好节奏,必须小心翼翼演奏,才能让音乐跟舞步互相
结合,一旦出现战斗,编排好的节奏可能就变得紊乱,失去重心,甚至可能顾此失彼,一个不小心就受伤了。就是
为了避免这样的状况,神乐舞通常都是采取数人为一组,后卫负责神乐舞与支援,前卫则是专心防守敌人,避免神
乐舞遭到打断。             然而──「徒然令人忧 长雨纷降不止息 泪河水益增 唯令青杉沾
袖湿 未得逢由无所晤」祭坛上的少女,对於眼前的劣势毫无畏惧,转动身体在人群中穿梭,举高神乐铃,瞬间就
改变了演奏的节奏。即使遭到十几个人围攻,也无法破坏少女的流畅节奏,舞步浑然天成,在对手与对手之间的空
隙穿梭进出,铃声却彷佛像是平常的演奏练习那样,没有一丝错误。轻盈、优雅、转身、抬手……铿!乒!当所有
人重新看清楚少女时,台上的对手通通都被打飞,火光旁边,浮现出一抹比火光更加耀眼的身影。「呼……」结束
一曲,少女轻轻放下小太刀与神乐铃。穿着爱津学园制服的少女,乌黑头发长度及腰,红色缎带在后脑勺打了个大
大的结,垂落下来。制服以蓝白两色为基础,设计很简单,只在领巾、袖口、裙摆部分有少许黑色蕾丝,胸口则是
打了一个大大的蝴蝶结,以颜色区分出年级。爱津学园是一所培养神乐巫女的学园,教导学生如何将音乐献给众神,
制服设计本来就不可能太过华丽。不过,正是基於这种理念,更能将处在这个年龄的十几岁女孩子,本身的清纯气
质烘托出来。不会太过朴素,也没有过度加工,不会让穿的人太过眩目,反而引起他人反感。这种让女孩子变得出
色,又有欣赏价值的制服,相当受到好评。毕竟,无论是光闇哪边阵营,神灵最喜欢的祭品,就是纯洁无瑕的少女
──爱津学园的制服,让女孩子显得更加清新,似乎很对众神的胃口。            话虽如此──「
……」


  少女注意到台下所有人的视线,显得有些不悦,皱了皱眉头。这是很正常的。每次演奏过神乐后,少女必然会
成为大家视线的焦点。蓝白色的制服,显现出少女本身穠纤合度的曲线,从背部、腰部、臀部,延伸到大腿、小腿
的曲线,营造出一种让人有些喘不过气的美感。不,若说让大家真正喘不过气的原因,是少女胸前的物体吧。那是
让『巨大』二字都失去意义的巨乳。少女由於长期学习神乐的缘故,身体可以说是相当纤细,却只有胸部一带,彷
佛起了造山运动,隆起两座让人只能仰望的高山。这种体积的东西,为什么会挂在胸前呢?不只那些看到呆掉的年
轻阴阳师,就连那些女同学,想必都抱持同样疑问吧?由於胸部实在太大,乳房把制服撑开好大一部份,若是从少
女身体侧面看过去,一眼就能立刻明白,下腹部布料整个是悬空的。即使台下周围有数百名的爱津学园学生,这名
少女的存在感依旧远远超越她们,这种神圣与沉重并存的压力,只会令她们望而生畏吧。「好香……」「好怀念的
香味……」「月夜野学姐演奏过后,都会有这股气味呢。」「真想多吸几口……」女同学们细声议论,置身於空气
中不知何时出现的一股香气。几十个青年阴阳师,更是放肆大口吸气,露出明显的下流表情,有些人还贪婪盯住少
女的胸部,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少女看见大家的反应,脸色显得更加冰冷。她不想去关心说话的人是谁。然而,演
奏完毕的身体反应,并非是她所能控制的。这种香气──属於母乳的香气。毕竟,演奏神乐原本就是一种跟神灵交
流的实际行为,因此随着战斗的激烈程度、时间长短,母乳分泌都会各有不同。更何况少女刚刚瞬间切换两种不同
的演奏,对胸部的负担也自然来得更大,少女的不悦表情,除了针对周围的人群之外,还有来自於胸前的饱涨感觉
吧。


  若是有眼力优秀的人,或许能够发现,少女的胸部比起演奏之前,似乎更加丰满了一些,制服的胸前部分也显
得更加紧绷了。少女之所以放下武器跟乐器,也是基於这个原因。现在只要动作稍微大一点,制服钮扣肯定会弹飞
出去的。台上飘出甜甜乳香,明显说明少女目前的身体状态。可以的话,她很想扭头就走,但今天是一个月只有几
次的示范演奏,让她只能留在台上,成为所有人品头论足的对象。             此时──「表现得
很不错喔,月夜野巴同学,一年级就有这种实力,不愧是名门中的名门?月夜野家。」一个清脆声音,打破这有点
诡异的气氛。一位穿着巫女服的成熟女性,从人群中站了出来,给了少女一个笑容。「谢谢您的称赞,久我山老师。」


  听到巫女的赞美,少女表情没有变化,彷佛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巫女笑着摇头,巴的反应本来就在
她的预料之中,所以这种有如给了软钉子的回话,她也不会特别放在心上。所以,她很快将这次示范演奏的目的说
出来──即使她已经知道答案。「那么……你有找到自己想要缔结誓约的神乐主吗?」「没有。我不想听命於任何
人,至少不是那些人。」「真是困扰呢,巴。阴阳寮很多人递出申请,想让你当他们的神乐奏组啊。」「爱津学园
没有拒绝的权利,但不代表学生没有选择的自由吧?很抱歉,目前的我并不打算点头,尤其是这些人,明显就是带
有其他企图。」「是呢……与其说是看上『月夜野』的家名,不如说……」巫女无奈摇头,巴虽然没有直说,但意
思已经明显传达出来了。巴眼中的冷漠依旧,对於那些死盯着自己身体、视线明显盯着胸部的青年阴阳师们,更是
连看都不看一眼。周围的女学生们发出嘈杂声音,用着羡慕、敬畏的眼光,看着台上的少女。只要是爱津学园的学
生,对於巫女跟少女之间的对话,想必都会瞠目结舌吧。毕竟,缔结誓约这种行为,绝对不是一位才入学几个月的
学生,能够拥有的资格。这句话代表的意义,等於承认少女的实力,足以跟三、四年级的学姐们并肩了。仔细想想,
这也是很正常的,从巴的胸部份量来看,也是远远超越大部分的学姐……胸部尺寸=神乐能力,这是神乐数百年来
不变的定论。「站在指导者的立场,我也不希望局限你的发展性,但是,爱津学园也有自己的难处,阴阳寮的要求,
没办法一直拒绝下去,希望你能明白。」巫女单手摸着脸颊,语气温和说道。那张美丽的脸庞,似乎是回想起连日
来承受的压力,眉头有些皱起,表现心中的感慨。她也很清楚,若是演奏神乐的少女,没有跟神乐主心有联系的话,
绝对无法奏出足以满足神灵的神乐。校方认为,唯有学生找到跟自己感性相配合的神乐主,才能最大程度发挥神乐
的力量,因此,学校一般来说,是不会干涉学生如何决定自己的神乐主。之所以让巴举办这次示范演奏,就是想要
用实际表现,目前没有任何人能够担任巴的神乐主,以此堵住阴阳寮的嘴。不过,说归说……「学校希望你到这个
地方去看看,或许就会改变想法了。」巫女以不让在场众人看清楚的角度,把手里的纸条交给巴。巴看了一眼,露
出疑惑表情。「这是……?」「斋宫的指示,要你前往这个地方。」「斋宫……?」巴无法立刻理解巫女想要表达
的意思,歪着头思索。「是要我参战吗?」「不……你到了那里,只要看着就好,不准插手。」「这又是为什么…
…?」此时,巫女脸上突然泛起灿烂笑容。「这是平那都夜殿下的直接指示喔,等你到了那里,就会明白的。」「
平殿下……我知道了。」听见平那都夜这个名字,巴稍微皱着眉,但还是点点头。现在,自己是爱津学园的学生,
没有理由拒绝斋宫最高层的指示。「距离有点远,允许你今天早退,早点出发吧……回来之后,将你遇上的事情,
一五一十告诉我。」「是。」巴虽然有着疑问,但还是点点头,将武器跟乐器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