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女人啊,让我沉沦性欲乱

女人啊,让我沉沦性欲乱

2016-09-22 05:44 PM作者:深爱五月天A V,五月天情色,激情五月网,激情五月婷婷

.
  我从小就是一个思想守旧的男人,特别是在性方面。从来没有想过和自己妻子以外的女人上床。但是,现实社
会逐渐改变了我的思想和做法。


  我的妻子是个艳丽妩媚,气质高贵的女人。她168cm 的身高,一对丰满,硕大的乳房,白皙而坚挺,走起路来
一颤一颤的。美妙的小蛮腰,圆润光滑的臀部微微向上翘。一头披肩的长发,衬托着秀丽的脸庞。见过她的人都说
她漂亮,温柔,性感。无论她走到哪里,身边总是少不了男人献殷勤。。其实,她最漂亮的地方应该是小穴。在两
条白皙修长的玉腿中间,长着茂密的阴毛,黑的发亮,粉红滑嫩的穴口,十分性感。虽然经历了近十年的性生活,
由于天生丽质,加上保养的好,浪穴依然时时可以轻易的流出大量的浪液,依然可以像处女穴一样紧紧的裹住我粗
长的阴茎,让我达到快乐的顶峰。当然了,这只有我才知道。


  其实,她在性方面也是很保守的。在她24岁时,我们第一次做爱。没有想到她还是处女之身。鲜红的处女血沾
满了床单和两人的私处。很快,我们就结婚了。两个人沉浸在美妙的性爱之中。而我粗大硬长的阴茎,时时撞击着
她敏感的花心,让她在情不自禁的呻吟中到达高潮。有人说,性福的女人是最美丽的。的确,充足的性生活让她的
皮肤更加的细腻光滑,乳房更加坚挺,性感的臀部更加上翘。浑身上下洋溢着成熟少妇的独特魅力。


  四年前,由于工作调动,我们开始过起了分居生活。由于离得太远,见面变得非常困难。有时甚至半年才能见
上一面。其他的问题都好说,惟独性的问题难以解决。妻子正是虎狼之年,过惯了性福生活,哪里忍受得了精神的
空虚和肉体的寂寞记得刚离开她一个星期,她就打电话给我。喃喃的说:「老公,回来吧,快回来,…………我受
不了了……」


  我于是请假回家。一见面,两个人什么话也顾不上讲,飞快的脱光了衣服,抱在一起,在床上滚来滚去。


  「想我吗,小淫妇?」


  「想,做梦都想。」


  「想我什么?」


  「想………你的大阴茎啊,快,快,插进来……啊……啊……快点……」


  「你的浪穴流水了吗?」


  「流了,快成河了……痒……快……使劲……使劲……把我的浪穴……插透吧……」


  真是一个如饥似渴,春心荡漾,性感风骚的成熟少妇。


  我的阴茎穿过茂密的森林,进入了温暖湿润的肉穴。饥渴已久的美穴紧紧的夹住我的阴茎,不由自主的微微颤
动着,给带来阵阵快感。这是一个我熟悉而又略感陌生的地方。


  我挺起粗大坚硬的阴茎,快速的抽插起来。每一次龟头都猛烈的撞击着花心,阴茎的根部挤压着她敏感的阴蒂。
伴随着妻子情不自禁的阵阵浪叫,阵阵欢快的呻吟,她很快达到了第一次高潮。滚烫的阴水一股股的浇在我的龟头
上。


  「我想死你了,」她大口的喘着气,两只腿紧紧勾住我的腰,「不要出来,我……还要……」


  「你好淫荡啊?」


  「我就是一个淫荡的浪妇,又怎么样?我的浪穴渴望大阴茎的抽插……你使劲的操我……日我吧……」


  真没有想到平日端庄,秀丽,气质高贵的妻子会讲出这种话来。


  「真不相信这是你讲的话啊,」


  「在别人面前,我是凛然不可侵犯的贵夫人;在你面前,我可是一个十足的淫女浪妇啊,你不喜欢吗?」


  「喜欢,」毕竟是年轻人,我的阴茎很快又变得坚硬起来。于是,我又奋力抽插起来。这次,过了很长时间,
才让她在浪叫中达到了第二次高潮。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赤身裸体的两个人不停的抽插着,浪叫着,疯狂做爱。短短的一天时间,我们整整5 次到
达高潮。妻子那粉嫩得的浪穴都有点肿了,总算是得到了彻底的满足。白皙,秀丽的脸庞像是被春风吹过。可是,
等到我必须要离开了,妻子又变的愁眉紧锁。一想到即将到来的那漫漫无期的痛苦煎熬,她就感到不寒而立。她不
知道如何去度过那寂寞的漫漫长夜,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她恋恋不舍地放开我,很不情愿的送我到火车站。


  「早点回来,我等你……我需要你…………我已经习惯了……。没有你我受不了…………。」妻子小声的在我
耳边讲,脸庞红红的,眼睛也红红的。


  原来以为很快就可以和妻子重新在一起生活。谁知,由于意想不到的问题,使我们短时间内不可能生活在一起。
偶尔一次的回家,显然无法满足妻子超强的性欲。三十如狼,强大的生理渴望,加上精神上的寂寞,时时折磨着妻
子脆弱的身心。俏丽的脸庞上常常挂着一丝愁容。而我在外面,虽然有数不胜数的机会,让我在其他各式各样的女
人身上去发泄。但是,我坚持认为不能背叛自己的娇妻,始终没有那样做。


  一次偶尔的事件,彻底改变了我。


  一年后的某一天,我出差偶然经过家附近的地方。车子坏了,我有充足的理由回家。为了给妻子一个惊喜,我
没有告诉她。而是在半夜里,悄悄的回到家里。


  我轻手轻脚的打开门,轻手轻脚的走进卧室。在明亮的月光下,我看到了久违了的妻子赤裸的美丽身体。我浑
身充满了冲动。正想撕开衣服冲上去,猛然发现不对劲。让我万分惊讶的是,宽大的床上,还躺着一个一丝不挂的
男人。他的一只手那么坦然的放在妻子高耸的乳房上。


  我的天啊,高贵,保守的娇妻竟然也红杏出墙了。我简直不相信眼前的这一切。


  我眼睛冒火,牙齿紧咬。但是,我没有冲动。理智告诉我,要冷静。


  我决定先把这一幕拍下来。


  我找出摄象机,走到楼上(复式房),找好角度,开始录象。


  天逐渐亮了,屏幕上的图象渐渐清晰。我的天啊,出现在摄象机中的这个男人怎么这么熟悉啊!我仔细的观察
着,我的天啊,是我的弟弟,是我的亲弟弟。像挨了当头一棒,我全身发软,瘫在地上。


  该死的弟弟,即使你浑身长满阴茎,也日不完,操不尽天下美女。为何就不放过你的亲嫂子啊?


  突然,我听到楼下有动静了。先是赤身裸体的妻子,打着哈欠,睡眼朦胧的走进主卧室的洗手间,立刻响起春
池溅水的声音。接着,她重新回到床上,一侧身紧紧的抱住我的弟弟,一只白皙修长的玉腿放到弟弟的腿上。美丽
的浪穴轻轻的在弟弟的一只腿上摩擦着。


  弟弟醒了,粗大的阴茎高高挺起。他一翻身,把自己美丽的嫂子压在身下。「扑哧」一声,粗大的阴茎插进了
妻子那娇嫩的浪穴。


  「啊,坏蛋,又来了………轻一点…人家下面小…………我……。痛…………」


  「好吧,我出来了……」


  「谁让你出来了……。坏蛋……………」妻子一双修长的玉臂连忙紧紧抱住弟弟结实的身体。


  弟弟偷偷的笑了一下,立刻大力抽插起来。从两个人熟练和协调的动作可以知道,他们在一起肯定有一段时间
了。


  在长时间的抽插和阵阵畅快的浪叫中,他们几乎同时达到高潮。


  「不要射在里面……不要啊……………」妻子身体挣扎着,嚎叫着。


  弟弟毫不理会,有力的一双大手紧紧抱住妻子性感的双臀,尽最大努力把大阴茎深深的插进花心深处,放肆的
喷射着自己的精液。


  经过了一场畅快淋漓的性爱以后,两个人都出了一口气。放松的身体又紧紧的搂抱在一起,并不停的亲吻着。


  「你哥哥走时怎么对你说的啊?」


  「他让我好好照顾你,」


  「他让你这样照顾我啊?」


  「可是,嫂子,你真的很需要男人的爱抚,很需要完美的性爱啊!我不忍心看你整天愁眉苦脸的样子。如此美
妙的可人儿,却夜夜寂寞难熬。你现在和原来相比,又恢复了青春和活力。不是吗?」


  「可是,我是你的亲嫂子啊?我真的不敢想啊…………」


  「你更是我们家的女人。我们在一起,总比其他臭男人和你在一起好吧?我来操你,总比让其他男人操你好吧?
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除了你,人家和谁也不会………………」


  「这就对了,小美人,小浪妇……。」


  「坏蛋,你刚才射在里面,人家正好是敏感期,怀孕怎么办啊?」


  「没有关系,生啊!那也是我们家的血脉和传人啊!」


  「那你怎么和你哥哥交代啊?」


  「没关系,如果他知道了,大不了让我的太太陪他睡觉,给他生儿子好了。」


  「坏蛋,那是你们家自己的事情。你自己解决,我不管。快起床吧,要去上班了。你去洗刷一下,我来做早餐。」


  妻子穿着性感的粉红色透明小三角库,黑黝黝的阴毛露了出来。粉红的乳罩更衬托出乳房的白皙和粉嫩。心灵
手巧的她很快就把早餐做好了。


  「晚上早点过来,我给你做西餐。」


  「好啊,最好吃的还是你的香唇。」


  「坏蛋,」两个人亲吻后,弟弟走出了家门。可能夜里太累了,妻子又躺到了床上,一脸性欲充足的样子,沉
沉睡去。


  我收好录象机和录象带,悄悄走出了家门。


  她需要性爱,我也需要。


  我粗鲁的敲门,来开门的妻子披着性感透明的睡衣,看到我,一脸的惊讶。


  我疯狂的撕去两个人身上的衣服,把巨大的阴茎插进浪穴深处,猛烈的撞击着她的花心。双手粗暴的揉捏着她
丰满,白皙的乳房。不顾妻子的苦苦哀求,我又第一次把阴茎插进了她窄小的肛门。最后,双手抓住她的披肩长发,
在她痛苦的呻吟中,把精液全部射在了她性感的小嘴里。


  我感觉自己几十年来一直被灌输和遵守的道德思想和社会信念在一夜之间整个的崩溃了。我感到茫然,感到痛
不欲生,感到一种知道自己被蒙骗了几十年突然醒悟后的恼怒,感到一种欲后重生的放松,感到整个身心得到解脱。


  我整个的人都变了。


  从此,我进一步认识了女人对性发自内心深处的需要和渴望,也深深的理解满足她们的生理欲望对她们来讲,
是多么的重要,多么的正当,多么的正常。通过人为的社会道德约束,来限制和压抑女人的性欲得到满足,是世界
上最不道德,最不民主的事情。长时间没有性爱对女人来说,是一件多么残酷无情的事。


  女人有自由自在的追求性福的权利。不管是少女,还是少妇,只要是身心成熟的女人,就可以通过各种方式和
机会,选择自己喜爱的人,可以是自己的老公,可以是自己的父亲,可以是自己的儿子,也可以是任何她认为需要
和合适的其他男人,在她认为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合适的场合,来满足自己的身体需要和心理需要。一句话,
只要是女人自己愿意和喜欢就可以了。


  男人,同样也是这样。


  自从那一夜以后,我彻底解放了自己。


  当弟弟的妻子来我所在是城市旅游时,我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年轻娇艳的她的美妙肉体。长时间得不到性欲满足
的她,在我的身下恢复了青春和活力。长时间无法怀孕的她,虽然和我在一起的时间还不到一个月,我却成功的让
她怀上了我的孩子。「做你们家的女人,我第一次感到这么舒服,真的,」她依偎在我怀里,喃喃的说。


  上大学的妹妹,也是在我的身下,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女人。在充沛的精液的滋润下,她的身体发育的更加凹凸
有致,玉树临风,健康,快乐的成长着。「哥哥,谢谢你啊,你让我感受到自己是一个真正的女人。我永远是你的,
只要你想要的话,随时都可以啊。」


  我高中时的一个女老师,在师生聚会结束后,鬼使神差的把我带回了她的家里。家庭条件十分优越的她,气质
高贵,天生丽质。她说,她第一眼就喜欢上了我。虽然很多年过去了,她有了称心如意的生活,但是,心灵深处依
然没有忘记我。徐娘半老的她风韵犹存,风骚无比,第一次做爱让我体会到了口交,乳交和肛交。「你是第一个一
次占有我身体上三个地方的男人。我永远喜欢你,只要你愿意,你可以随时来找我。我整个的人都是你的。」


  有个十六岁的学生妹,用唇膏把自己的浪穴涂得粉红,让我开苞。「我想给自己的第一次一种特别的感觉,永
远不忘记。」


  公司去酒吧狂欢,我的一位漂亮的女同事喝多了。住的离她最近的我义不容辞的送她回家。在她一个人居住的
房子里,她脱的一丝不挂,在我面前大跳民族舞,向我炫耀她漂亮的令人难以置信的肉体。我用巨大的阴茎和娴熟
的技巧彻底征服了她。19岁的她坦率的告诉我,我是进入她身体的第47个男人,也是最让她舒服的男人。从此,她
迷恋上了我。不停的要求我去她那里,一起疯狂的做爱。直到半年后,她离开了公司,还不时来电话找我短短半年
不到的时间,在我身下滚过的女人,有追求新奇的少女,有春心难耐的少妇,有打工妹,有女老板,恐怕就要有几
十位。可以说,我日过了各种各样的浪穴,占有和征服了各种各样的女人。


  最让我难以忘记的是一个三十四岁的女博士。她是我在网上聊天时认识的。通过摄像头,我看到了她娇好的脸
庞和高耸的双乳。我故意不理她。她果然很不服气,一定要约我见面。证明自己可以征服我。这正中我的下怀。


  第一次见面,我就了解到她的老公也是博士,但是正在美国。已经两年没有回来了。她的工作很轻松,收入也
很丰厚。但是,一个人,在这里没有亲戚,很多话也不能和公司同事讲,感到十分的孤单和寂寞。精神和肉体都渴
望男人的爱抚和安慰。当天晚上,我就把她带回了自己的单身宿舍。


  她好象早有准备。从浴室出来,就只穿着一件薄如蝉翼的深红色透明浴衣。一身白如凝脂的皮肤,修长的两条
玉腿之间,一片黑黝黝的阴毛。在我火辣辣的目光注视下,她大大方方的躺到我的床上,玉腿斜伸,丰乳乱颤,回
眸一笑,风情万种。妩媚而不妖艳,多情而不随便。


  我目瞪口呆,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她看。跨下的阴茎早已翘上了天。我不得不承认,她是我目前为止遇到的最有
修养,最美丽的女人。


  「你去洗一下,注意卫生。」她满面含春的笑着说,微微有点害羞。


  我飞快的洗了一下身体,心急如焚的跑到床上。我把她拥入怀中,紧紧的抱着。激烈的亲吻着,抚摩着她美丽
的躯体。


  「别急吗,亲一下我的乳房。人家已经两年没有干了,你要轻一点。温柔一点。」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挺起坚硬如钢的大阴茎,向她粉嫩的浪穴插去。她用一只手引导着我的阴茎。可能真的是
两年没有干了,下面的浪穴已经是春潮泛滥,淫液横流。我不费多大力气就一插到底,直捣黄龙。又细又紧的浪穴,
好象有无数细小的吸盘,贪婪的粘附着我的大阴茎。


  仅仅是插入,就给她带来了巨大的快感。


  我轻轻的开始抽插起来。每次都抽到只剩下龟头在里面,然后又一插到底,砰砰的撞击着花心。也许是这种刺
激太大了,她不顾一切的呻吟着,浪叫着,喘息着。很快,她就达到了第一次高潮。


  「我的好人啊,我太舒服了。我已经两年没有得到男人的爱抚了。整整两年,没有男人的大阴茎插进我的浪穴。
而她,无时无刻不瘙痒难耐,时时向外流着阴液。我的好人啊,你无法体会到你给我带来多么巨大的欢乐。我愿意
为你做任何事情。只要你肯答应操我的浪穴,天天日我的浪穴。答应我,今天插我一千下,给我五次高潮,可以吗?」


  「不行,那会把你的肉穴干坏掉的。」


  「不要紧,我喜欢你把我的浪穴操肿,日裂,这样,我才感到舒服,感到过瘾。」


  我把自己会的技巧和姿势都施展出来,疯狂的日弄起来,一次又一次的让她达到高潮。我的龟头也感受着她的
浪液射出时,烫烫的,麻麻的感觉。直到最后,我一泻如注的把精液射进她的花心。两个人才渐渐平静下来。


  「啊,好人儿,这真是销魂啊,我感到有点痛了,但是,很舒服,我喜欢这样。」她像一只温顺的小鸟,不,
是吃饱了的小鸟,幸福的偎依在我胸前,喃喃的说。


  以后的日子里,我们经常一起去喝咖啡,逛商场,看电影。当然,大部分时间都是她来买单。「我的收入比你
高多了,也没有什么大的开销。」她每次都这样说。


  我们的关系整整持续了三年,我时时用粗大的阴茎安慰着她饥渴的浪穴。慢慢地,我感觉她真的有点疯狂的爱
上我了。「你是我遇到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让我心醉的男人。离开你一分钟,我都会感到不安。」直到她的老公
回国后,我的妻子也来到了我身边,我们在一起做爱的次数才逐渐减少。直到今天,她还会不时的打电话给我,我
们会一起去一个安全的地方,共享美好的性爱


  【完】